那个好玩的地方又回来了!当华师文化街变成历史,我们重聚于阳光码头

原华师文化街的老店主们,从文化街拆迁后,就一直在寻找新址,有些是兜兜转转又回到这里。这个全新的角落,被他们赋予了一个新的名字——阳光码头。

怀念不如重建,

原华师文化街旁,理想国再现。

“华师文化街已经拆了呀!”

这是毕业七年后第一次从北京回武汉的好友,在刚过去的十一长假里发给我的信息。

我回她说,华师文化街是拆了,早拆了。

和很多混迹广埠屯、街道口的年轻人一样,在武汉读大学的好友对华师文化街有着特殊的感情。那些年学习之外周末的生活,恋爱时和男朋友歪腻的餐馆,与闺蜜们逛街必去的小店,都是大学生活里最难忘却的记忆。

现在,这些承载过往记忆的旧时光已化作一片废墟。

不同于大大小小,商业化痕迹浓厚的商业街,也不同于作为旅游目的地,矫情、空洞的小资地标,曾经的华师文化街,依托于周边的大学,自有一种独特的慵懒和自由生长的气息。再小的店和再微弱的梦想都可以在此萌芽和存活。

曾经的华师文化街

当我们对华师文化街的消失感慨追忆时,有一群人正在谋划重建这样一个理想国。

前几日,听闻失联许久的173艺术空间已在原华师文化街隔壁复活重生,与它一起回到那片区域的还有左眼照相馆、百草园书店和好望角宝石研究所。

这些原华师文化街的老店主们,有些是从文化街拆迁后,就一直在寻找新址,有些是兜兜转转又回到这里。

这个全新的角落,被他们赋予了一个新的名字——阳光码头。

阳光码头

阳光码头集合了各种美好,有时光小茶馆、江湖戏班话剧工作室、服装和布艺手作工作室;有陶艺工作室、mix house的杂货与民宿 、香缘花房,还有最里头的玻璃房子是做北美海鲜的璃舱。

停靠在阳光码头的这艘船,正在为远航做最后的准备。

有的已经装修完成,开始对外营业,有的还在完善中。说起这个新的聚居地,每个人心中都有一股莫名的激动,因为它像是一个梦,没有人想过执念于华师文化街旧梦的这群人能找到这么一个地方,它就在原文化街的隔壁,却又比它更闹中取静。

如果你从桂元路拐进阳光码头,会发现这里保留有华师文化街的清净与美好,但又和它完全不同,宽阔的公共空间,所有的小店都在同一栋房子里,这里有花香,书香,咖啡香,有民谣、有诗歌,有手作,有向往的生活

在阳光码头正式亮相前,有一场昭示远航和未来的大Party,关于诗歌,关于民谣,关于手作。

理想国再现,必先惊艳四方

还未竣工的173club门前

“我们属于美好的一代人”

如今我相信,来到梦里的一切

都历经长途跋涉

偶尔,借我们的梦得以停歇

 

像那些离开老房子的人

以耄耋之年,以老病之躯

结识新邻居

 

像夕光中旋飞的鸽子

一只紧随着另一只

仿佛,就要凑上去耳语

 

像寒露后盛开的木芙蓉

它的名字是借来的,因而注定

要在意义不明的角色中

投入全副身心

地点:

广阜屯桂元路5号1号楼阳光码头

(地铁2号线广阜屯站A出口步行5分钟或街道口站B出口步行5分钟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