休闲蹦床馆武汉悄然开花,人人也能当“飞人”

在奥运会赛场上极具观赏性的蹦床运动,如今正在以更加休闲娱乐的方式走近都市成年人的生活。记者连日走访了解到,在武汉三镇的多个商业蹦床馆,而且颇受中青年市民追捧。

业内人士介绍,蹦床馆进入武汉不久,主要以健身锻炼和休闲娱乐为主,能够为承受高压力工作的城市白领提供新鲜的放松方式,成为一座“成人游乐场”。 专家称,娱乐运动的“成人乐园”迎合了都市人对放松身心的关注和推崇,挖掘了新的消费需求,但在场地硬件和指导软件的要求更高,消费者也更应注意安全防护。

江城四处出现娱乐蹦床馆

上周末,记者来到光谷一家蹦床馆,刚一进去,就看到十多位身着运动装的市民,在空中腾跃,但基本上都是年纪较轻的青年人。 “每个星期都会来一次,很好玩,也很能放松心情。”在光谷一家制造企业上班的谢先生坐在场边跟记者说,他之前在上海工作时就接触到蹦床,特别受当地白领们的欢迎,回到武汉后就向爱好健身的朋友打听,果然就找到了这家蹦床馆。 记者在现场看到,整个场馆分成了蹦床区、海绵池区,以及游乐区,空高有近十米。

在蹦床区里,有二十多个长方形的蹦床,消费者可以随意蹦跶,现场也有专业教练带领做一些简单的腾空动作。工作人员介绍,蹦累了之后,就可以到海绵区或玩乐区放松,每个周末都有很多年轻人来体验。 随后几天,记者在三镇搜索探访,发现了多个大大小小的蹦床馆,其中大多数主要面对成年人。在武昌积玉桥的蹦床馆比较专业,是独立的蹦床馆;青山建设一路的一家大型商业综合体里的蹦床馆娱乐性更强,每到周末几乎没有“空床”;而汉口古田二路的蹦床馆比较小,带孩子来玩的附近居民特别多。

锻炼身体释放压力而受

在积玉桥的蹦床馆里,记者随机采访了10位市民,其中20到30岁的有6位,30岁以上的有4位,其他参与者也多是年轻的面孔。 据现场教练介绍,经常来玩蹦床的确实以20岁到40岁的中青年为主:“这个群体既有经济实力,也有锻炼需求,但更重要的是放松精神压力。”

记者注意到,这里堆满了各种颜色正方体海绵的池子边上是一座高台,大家排着队从高台向下自由落体,而后趴到海绵池里。“落下的一秒钟感觉是静止的,在海绵里趴着的一分钟,脑袋可以完全放空。”体验过后的付先生这样描述自己的感觉。

一家综合性运动城的高管马女士告诉记者,蹦床运动首先在上海、北京等超一线城市的健身圈内风靡。因为既能够锻炼全身的肌肉,又具有相当高的娱乐性,从而非常快地受到各个阶层白领的追捧:“简单的跳跃就能锻炼四肢,配上有一些动作就需要各个肌肉联动,中间富含乐趣。” 此外,马女士还介绍,不管是通过蹦床在空中跳跃,还是通过高台向海绵池的自由落体,参与者都能够享受到一段时间的放空,从而有效地释放工作和生活压力,这也是蹦床馆风靡最重要的原因。

硬软件安全影响市场前景

采访中,一位有着体操运动功底的教练员总结说:蹦床馆就是一座成人的游乐园。 市场观察人士介绍,实际上,在武汉,与蹦床馆同属运动性的娱乐项目还有卡丁车、射箭、骑马等多个品类,且均受到年轻人的喜好,但在健身锻炼、休闲娱乐和释放压力的兼备型性上,这些项目都不及延展出多个项目的蹦床馆。

不过,运动专家提醒,尽管四处落地的蹦床馆满足了都市中青年的运动减压消费需求,但场馆的设施硬件和现场指导、保护的软件配备,是影响其市场发展前景的关键因素。 对此,马女士也表示认同:“其实蹦床本身的造价并不特别高,但每天的设备维护和现场安全员、专业教练的招募,都要花费很高的成本。”她介绍,蹦床教练最好需要具备体操运动背景,能够科学地指导学员,这也是对蹦床运动的一种普及。

业内人士称,蹦床馆在普通市民的生活中趋热,既是大家更加注重身心健康的一种新兴反馈,也是娱乐健身市场的有效延伸,说明“运动型娱乐”方式是都市白领休闲市场的新爆点。在硬软件方面得到保证的前提下,很可能会出现更多基于体育运动本身的新型休闲项目出现。